九庚宸

这里庚宸,叨扰了。【麻烦打开↓】
混APH明侦魔祖渣反天官HP
APH除了除极东以外任何一个和菊有关的组合和露中,都吃的(吃中露)
明侦主流双北山花鬼鸥,双北外BG/BL/GL都成,双北内何撒何随意。
魔祖吃曦瑶曦忘羡双聂澄宁澄追凌温启以及那些挂掉的BG……不吃曦澄,天雷聂蓝聂瑶了解一下(笑眯眯)其余随意。
HP主吃斯哈盖邓哥萨和游走球兄弟

江中波澜起(一)

画了江陵姑娘父亲领养的孩子莫宇的长大版,过会儿放评论里√

怼江600的莫子吟。:

  我叫江陵,从我出生那天起,我就有过无数的热议。我的母亲是个神秘的女人,她整日整夜戴着面纱,东奔西走,就连我当初的爹爹都不知道她是何模样,住在哪里。


  姑且叫我的母亲江桥吧,我那时的爹爹叫莫子吟。


  我的爹爹其实对我母亲很好,就连母亲拿着剑割去了他的血肉都不曾言说什么。可是后来我的爹爹走了,就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
  我的母亲江桥用别人的血肉给我做了件华丽的衣衫,当真是美妙至极。后来,母亲开始让我接客,说是可以打响我的知名度,我看着其他人的孩子,他们穿着华丽的衣衫,却读着圣贤书,我又看到一个来找我的客人,我无声的哀叹了一口气。


  那时我的爹爹还是在的,我一心心疼爹爹,也抱怨过爹爹这么好母亲又为什么背着他找了别人。我的母亲出轨,却依旧享受着爹爹的宠爱。最后他们还是分开了,母亲让我散布了很多不利于爹爹也不实的传闻。我不愿,可母命难违。


  那时爹爹领养的那个孩子已经很大了,那个男孩子眉眼如画,可偏偏长了张孩童的脸,那时我看着他的脸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颊,年轻的脸上只有漂亮的胭脂,我想到了母亲让我接客时说的话了,为了打响知名度。


  是的了,你没有知名度,活该委屈。


  可终究纸是包不住火的,母亲拿着爹爹与好友江涉辞与林辞的血肉做的衣衫还是被人发现了,母亲只得承认,我被迫脱下了同其他孩子一样华丽的衣衫,只能穿着母亲给我的自己做的暴露的衣服,躺平任上的那种。


 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少年,名字也是爹爹取的,叫莫宇,和爹爹一个姓氏。这让我有些自卑,听闻母亲最开始是叫千雪的,我没有随母亲的那个姓氏。


  我曾听爹爹说过,我还是有个姐姐的,只是我过了好久我才见到她,她也叫千雪,和母亲同名同姓。


  我微微有些嫉妒,同是母亲的孩子,她怎么这般好运,我料想我的姐姐定是个绝世美人。毕竟她曾是母亲不顾一切打造的孩子,亲手调教,全身上下的衣饰都是母亲亲手打造。


  不像我。


  我垂眸瞧了瞧自己白皙的手臂,那上面有着刺眼的伤疤——那是偷窃应有的惩罚。


  我的姐姐出来时,我自是惊诧万分的,她只穿了件最最普通不过的衣服,相传她那件华丽的衣衫呢?怎么没了。


  姐姐似是看穿了我的疑惑,略微疲惫的叹了口气,告诉了我一件惊心动魄的往事。


  我的母亲江桥原是某个阵营的小人物,可不知那天是着了什么魔,竟乔装打扮去了对家,散布了让人去死的言论,可偏偏母亲那日的衣衫像极了当时还未出名的爹爹的衣衫。


  爹爹背了黑锅,就连当时不过孩童的莫宇都受了波及。


  可纸是包不住火的,哪里有永恒的秘密。母亲和我还年幼的姐姐还是被两个阵营的人发现了去,爹爹、江涉辞与林辞当时给打了掩护,可根本没用,母亲和姐姐还是被逼上了绝路。


  母亲决定让姐姐承担一切的错误。


  她亲手将她当初最为用心制作的从姐姐身上扒下,丢入了熊熊燃烧的火场,看着他们消失殆尽。可无论怎样影响还是留下了——那段时间刚刚是一年中最为欢庆的节日,更何况因为这件事有人差点闹出了人命。


  而为我的母亲说话的爹爹现在还在大人物的黑名单上。


  比较下来对母亲的影响几乎是最小的,她不仅偷偷留了几件首饰,更是无情的将姐姐丢弃,之后,创造了我——江陵。






 @你睁开眼睛和我打 感谢大大的起的题目!

评论(2)

热度(9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