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庚宸

这里庚宸,叨扰了。【麻烦打开↓】
混APH明侦魔祖渣反天官HP
APH除了除极东以外任何一个和菊有关的组合和露中,都吃的(吃中露)
明侦主流双北山花鬼鸥,双北外BG/BL/GL都成,双北内何撒何随意。
魔祖吃曦瑶曦忘羡双聂澄宁澄追凌温启以及那些挂掉的BG……不吃曦澄,天雷聂蓝聂瑶了解一下(笑眯眯)其余随意。
HP主吃斯哈盖邓哥萨和游走球兄弟

瑶的原文摘录并析③

#这应该是个连载

#这种东西只有自己写的最和自己心意不是吗

#还记得那个说永远也不会写小论文的我

#真香

#分析含有个人观点,多有不当,还请见谅

  【蓝曦臣颔首。魏无羡道:“那含光君也应该和你说了,那个在常氏墓地出手抢夺尸体的雾面人,对姑苏蓝氏剑法了如指掌。只有两种可能:一,他就是蓝家的人,从小就练姑苏蓝氏的剑法;二,他不是蓝家人,但他非常熟悉你们家的剑法,要么经常和蓝家人拆招切磋,要么聪明非常,只要看过,就能记得所有的招式和剑路。”

  蓝曦臣默然不语,魏无羡又道:“他抢夺尸体便是不愿让旁人发觉赤锋尊被肢解了。赤锋尊尸身一旦被拼凑齐,情况便会对他不利。这是一个了解清河聂氏祭刀堂秘密的人,一个可能和姑苏蓝氏非常亲密的人,一个和赤锋尊颇有……渊源的人。”

  这样一个人,最有可能是谁,不必明言,谁都心中有数。

  蓝曦臣神色虽是凝重,闻言却立刻道:“他不会这么做。”

  魏无羡道:“泽芜君?”

  蓝曦臣道:“你们探查分尸案、遭遇掘墓人,都是这个月的事。而这个月里他几乎一直同我秉烛夜谈,前几日还在共同策划下个月兰陵金氏的百家请谈盛会,分身乏术,掘墓人不可能是他。”

  魏无羡道:“若使用传送符呢?”

  蓝曦臣摇了摇头,语气虽温和,却斩钉截铁:“使用传送符须修习传送术,极其难修,他从未有修过的迹象。而且使用此术须消耗大量灵力,但前不久我们还一同出行夜猎,他表现极佳。我可以确定,他绝没有使用过传送符。”

  蓝忘机道:“他不必本人去。”

  蓝曦臣仍是缓缓摇头。魏无羡道:“蓝宗主,你心中知道,嫌疑最大的那个人是谁,只是你拒绝承认。”

  篝火火光映得三人脸上明明暗暗,变幻莫测。荒废颓败的花圃之中,一片沉寂。

  默然一阵,蓝曦臣道:“我明白,因为一些原因,世人对他误解颇多。但……我只相信这么多年来我亲眼所见的。我相信他不是这样的人。”

  蓝曦臣为这个人辩护,倒也不难理解。说实话,就连魏无羡本人,对他们怀疑对象的印象也不坏。也许是出身原因,他待人十分谦逊亲和,是那种谁都不会得罪、谁跟他相处都能觉得舒服熨帖的人。何况泽芜君还与之交好数年?

  聂明玦生前那段日子,正是清河聂氏在他的执掌下如日中天、声势直逼兰陵金氏的时候。聂明玦之死,对谁最有益处?】

  这段文字来源于狡童第一

  这一段仍是他人口中的瑶,和上次相比又双叒叕隔了近十章节……【BOSS的戏份那么少真的好吗???/我觉得这完全布星/所以大家都去doki打榜啊!/咳这人疯了你们别理他】

  文字中大段主要的评价来自泽芜君蓝曦臣。我们可以看出涣对瑶确实极为信任,甚至可以说瑶在他的心里是加了一层又一层叠的极其之厚的滤镜,并且涣还渴望把这个视角分享给他觉得信任的人……(有用吗打脸涣,脸疼不疼/疼我给你吹吹)

  联系之前在云深不知处门口叽的那句话,可以看出瑶涣的关系是真的很好,包括瑶在涣心中的形象也很好很正面,这就导致了涣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找理由反驳忘羡的话(但是最终还是辩论失败了呢/于是打感情牌/滴滴我觉得布星)

  其中也有说到瑶给人的印象是【十分谦逊亲和,是那种谁都不会得罪、谁跟他相处都能觉得舒服熨帖的人】,简直外交满分嘛√

  【日常夸瑶(1/1)】

  在文章结尾可以发现一点瑶哥搞事露出的动机了。但是我并不想在这里讲瑶哥的动机根源,就让它成为风中的飘絮吧(你???)

  其实主要是我想在后面,等更多的东西摘录到了之后,我再来分析埋藏在这里的动机苗头和它的根源。现在线索还不够。【根源同学,还没到你的帕,不要着急】

评论

热度(19)

  1. 韵达快递__九庚宸 转载了此文字